请先绑定手机号

王子AP爱棋牌:"我的资阳"征文大赛||怀念那双手

sbc883.com游戏登入 www.shenbo844.com 第一次见到石道吉(生前曾担任乐至县童家镇伍家寨村党支部书记)是在1999年冬天,那时我是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,因到乐至去专访他而结识。至今二十余年过去,当时的情景已记不太清了,但他那双手却让我莫名难忘。

那是一双“叫花子”的手。

那天,石道吉老人扳起手指对我说,他出生于1933年5月,1939年报名上学,读了两个月书,父亲病逝,随即辍学回家。六岁的他,左手提着打狗棍,右手拿个破饭碗,跟着母亲讨口要饭,每天要多少吃多少。由此,全村人都叫他“石叫花”。

他还说:“不光我穷,我们伍家寨村的地主也吃不起饭?!?/p>

我说:“地主都吃不起饭,穷人就更穷了?!?/p>

“是啊,是??!”他说,“不晓得为啥子,那时我们伍家寨村就那么穷?!?/p>

我说:“何止伍家寨村呢?那时的中国不都穷吗?”

“是啊,是啊,还是共产党好??!”他连声赞叹。

那是一双同总书记握过的手。

2002年,一个初春的夜晚,石道吉老人住进了成都金牛宾馆,到了宾馆他才知道是总书记要接见他。

他顿时惊喜得手有点发抖:“我的妈呀,‘最大的书记’要接见我!”

“紧张到什么程度?”我问他。

他说:“三天三夜没有睡觉?!?/p>

“是不让你睡吗?”我又问。

“不是!”他连连摆手,“是紧张得睡不着。我平时见到的领导最大的也只是县长,现在要见到总书记,汇报砸了怎么办?不是我石道吉一个人的事??!关系到全村全县全市全省??!”

“汇报什么?”我纳闷地问。

他说:“要结合自身实际,讲得有血有肉,有滋有味,不能照着念?!泵磐獯匆痪淝宕嗟纳簦骸笆奔涞搅?,准备好,快快快!”

石道吉看见总书记笑容满面、神采奕奕地走进会见大厅,便和一名少数民族地区的村党支部书记笑盈盈地迎上去,那位少数民族支书兴奋得跳起舞唱起歌来。总书记指着石道吉问:“唱的什么歌???!你说?!?/p>

“我壮着胆子,开口就说‘三个代表’的理论好,‘三个代表’的政策好,‘三个代表’的实践好……”我看总书记听得津津有味,又继续说:“我带领村民修路架桥、改田改土、种桑养蚕,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,把一个烂村变成了新村,穷村变成了富村……‘三个代表’指导得好??!”“好好好?!弊苁榧抢趾呛堑厮?,“讲得好,讲得好,看来你是学深学透入脑入心了?!?/p>

停了片刻,总书记问石道吉:“你今年多大岁数了?”

石道吉说:“快近古稀了?!?/p>

“我看你身体还不错嘛,还可以继续干?!?/p>

后来他又干了十三年,直至退休。

2014年,金秋时节,我再次走进伍家寨村,再次走访石道吉老人。一见面,他就把我拉到一面贴满合影照的墙边,指着他与总书记的合影激动万分地说,他经常梦见他的手还握着总书记的手,他说他一个“叫花子”能握上总书记的手,是他上辈子修行得好。

他又说:“那次从成都金牛宾馆回来,许多村民都围拢来摸我的手,想沾点喜气……”

我告别石道吉老人时,也紧紧地握了握他那双手。握着他那双饱经风霜的手,我诚恳地说:“祝愿您老人家健康长寿!等您满百岁时,我来给您老人家祝贺生日!”他笑哈哈地说:“好好好!”

那是一双令人深切怀念的手。

一晃六七年过去了,那天午后,我一改多年的午休习惯,独自悠闲地到九曲河边散步。不知为什么,我毫无由头地想起了“那双手”,仿佛又握住了“那双手”,猛然抬头,对面过来一位从乐至县退休的机关干部。我就问他:“你认得石道吉吗?”

“岂止认得,熟得很?!?/p>

“他好吗?”

“好?!”他嘴一歪,拖着长长的声调,“早就走了!”

“啥子???”我顿感惊异,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他把头一扬,瞪着我:“啷么啦?”

我把头一扭,掏出手机,叫来一辆车,风风火火一路飞奔一路打电话。

很快,我们就到了伍家寨村。石道吉的大儿子石大洋早已等候在村口了,石大洋一见我便泣不成声地说:“爸爸走了,走了一年多了?!?/p>

我说:“我知道了。清明节快到了,我今天来就是专门祭奠他老人家的?!?/p>

刚一迈腿,脚边来了一只可爱的小狗,嗅嗅我,又嗅嗅他。石大洋说:“这只小狗是爸爸养的,陪了爸爸十多年。它陪伴爸爸度过了最后那个夜晚,爸爸入土那天它也跟着去了坟边。爸爸走后这一年多,它总时不时地望着爸爸的坟叫几声……”

我摆了摆手:“别说狗了!”

石大洋见我泪花翻涌,便说:“爸爸是2019年腊月十四早晨走的,差两年90岁。爸爸生前每月都要召开一次家庭会,每次除安排事情外,重复的就是那句‘懂规矩,重孝道,知感恩,做善事,永远跟党走’。爸爸下葬那天,全村的人都赶来为他送行,都说老支书好,为村民做了许多好事……”

走着,说着,不知不觉,脚就触到了石道吉的坟台。石大洋嘤嘤啜泣地喊道:“爸爸,徐主任来看您了!”我伫立在坟前轻声地说道:“老人家,您不是说您满百岁时通知我吗?为什么早早地就走了呢?”这时,坟头上方有几株不知名的小草默默地随风摇动起来。

在夕阳映照下,周遭幽幽淡淡的烟雾带着我的思念,漫过坟头,飘进丛林,弥散于无边的天际……

徐联兴

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!转载授权请联系:028-26223105

版权声明: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《资阳日报》、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,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,但务必标明出处“资阳网”和作者姓名;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,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。如若违反,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转载要求:转载之图片、文件,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。


下载‘今日资阳’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

全部评论 0条评论
    暂无评论

请先登录

申博星级百家乐 | 菲律宾申博官网登入 |